奇亿娱乐无人机的N种打法

 空中战场进入无人机时代了,反无人机成为新的挑战。不过无人机实际上包括很大范围,从大疆到无侦8,从“捕食者”到“全球鹰”,都是无人机,打法自然不能一概而论。

  “全球鹰”这样的高空大型无人机用正规的防空导弹打就就行

  MQ-1“捕食者”这样的高不成低不就,反而不好打

  Skyraider这样类似“大疆”的多旋翼无人机更难对付,不是说打不下来,而是打不胜打

  在高端,无侦8是高空高速,“全球鹰”也是高空,美国计划出售台湾的MQ-9“死神”也是高空的,这样的无人机与有人机没有本质区别,也都是高价值目标,现有的综合防空体系已经有成熟的反制能力了。

  MQ-1“捕食者”是中空长航时无人机,巡航速度只有130公里/小时,汽车在高速公路上都不需要加多少劲就可以超过。也没有多少机动性,只能在空中懒洋洋地划大圈。在阿塞拜疆-亚美尼亚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冲突中大出风头的土耳其TB-2也也是同一级的。这对现有防空体系就有点尴尬,高不成低不就,肩射防空导弹和小口径高炮打不到,正规防空导弹又浪费了。

  更加别扭的是大疆级的多旋翼无人机,更小,更慢,数不胜数,打不胜打,怎么办?

  这事情还得分开来说。

  “战略步枪”这样带数据链的步兵系统可以引导步战火力,也是有效的打无人机的途径

  在网络化火控引导下,步战火力也是打无人机的有效手段

  “铠甲”这样的野战防空系统当然更好,但效费比不足,除非作为防空作战的指挥控制中心,网络化指挥配属的装甲车辆,否则单靠这样的高端系统难以覆盖遍地开花的防空需要

  大疆一级的无人机一般飞行速度很慢,高度很低,距离也很近,很多时候用轻武器就能打下来。比较理想的是用狙击榴打,弹道特性和射程适当,带可编程近炸引信,不需精确命中,只要在目标附近近炸,就能有效杀伤,非常适合。

  豪华一点,可以用小口径速射炮打。带雷达和光电的自行高炮当然好,但太豪华了一点,用来打遍地开花但很便宜的无人机效费比不高,难以提供必要的覆盖。但作为合成营防空指挥中心,利用比步战更加强大的探测能力和数据链指挥控制步战火力,倒是能有效覆盖合成营作战地域。“战略步枪”和其他战场数据系统也有用武之地,可以补充野战防空系统的专业防空指挥能力,引导步战火力发挥全员皆战的威力。

  比较麻烦的是MQ-1、TB-2这一类中空长航时无人机,小高炮和肩射防空导弹打不到那样的高度,正规防空导弹打又嫌浪费,低速目标被雷达的速度门当作虚假回波而滤除的问题倒是可以通过软件设定解决的。MQ-1的单价在400万美元左右,TB-2约500万美元,“爱国者PAC-2”防空导弹在200万美元/枚左右,算上全系统的成本,用来打这样的无人机效费比太低。但不打肯定是不行的。怎么办?

  中空长航时无人机的飞行性能其实相当平庸,打下来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军事经济的问题。真的世界大战的时候,有什么掏什么,一切以生存和胜利为准。但在和平时代和准备战争的时候,不讲经济就不行了,还没开战,国家就破产了,还打什么打?

  中空长航时无人机其实什么战斗机都能打,再落后的现代战斗机打无人机都是轻而易举的。而且都不必用空空导弹打,相对于战斗机的速度而言,巡航中的中空长航时无人机就跟静止的空中靶也没差多少,还没有还击的力量,火控好一点的话,用航炮打就行。这还有可以在一次出击里打掉多架无人机的好处,不怕对方用数量淹没我方的防空。坏处是需要动用珍贵的战斗机力量,要随时准备打掉无人机的话,需要24小时保持巡逻,对飞机和飞行员的消耗都较大,更有被对方用无人机做诱饵而进入伏击圈的危险。除了升限不足,用武直打也行,问题和用战斗机是一样的,对飞机和飞行员的消耗较大,从成本效益来说划不来。

  对付中空长航时无人机最好的办法是用中空长航时无人机

  比较有效的方法是以无人机反无人机。对于MQ-1、TB-2这样的缺乏空战能力的无人机,用为空战改装的彩虹-5反制正好,以中空长航时反中空长航时。这样的无人机对打并不需要多少飞行性能,长航时正好维持存在,冒头就打。

  在技术上,需要把对地侦察和监视用的光电设备更换为空战用的雷达和前视红外,不需要多少高级的,雷达从中程空空导弹的主动雷达制导头改进就行,红外也可以从空空导弹的凝视红外制导头改进而来。如果已经有为下一代空空导弹准备的雷达-红外双模制导头,那就更理想了。需要有数据链,接受地面和预警机的引导。

  在武器方面,航炮的后坐力可能有点大,除非小口径无后坐力炮已经准备就绪。反坦克导弹是合适的武器,尤其是采用毫米波或者半主动激光制导的反坦克导弹,但飞行特性未必合适,威力有点过度,单价也有点高,“地狱火”要117000美元一枚,“陶”式也根据型号不同要55000-94000美元一枚。对于低机动的无人机来说,半主动激光制导的火箭弹或许是更好的选择,美国“海德拉”70毫米火箭弹有带制导的型号,单价只有22000美元一枚。

  与“地狱火”相比,“海德拉”细巧多了,这些是无制导的“海德拉”70毫米火箭弹

  带制导的“海德拉”形状有所不同,但口径是一样的,威力不及“地狱火”,但打无人机足够了

  制导火箭弹与导弹是不同的。导弹是全程在气动控制之下的,制导系统不断控制弹翼的偏转,确保导弹命中目标。在理论上,导弹发射时可以完全不需要瞄准,大离轴发射就是瞄准线远离发射角度的情况,越肩发射时,目标方向可能索性在发射方向的反面。

  制导火箭弹还是需要瞄准发射,火箭弹只是在精确瞄准的基础上有末端修正能力,在弹道的初段和中段是不加修正的。制导火箭弹的制导是用于补偿瞄准误差以及风偏、目标低速偏移等因素的,一般来说精度不及导弹,目标更不能大幅度偏离瞄准线,对机动目标的发射需要考虑提前量。最大的好处是成本低,与近炸引信相结合,对固定或者低速低机动目标特别适宜。

  中空长航时无人机和多旋翼无人机就属于这样的目标,制导火箭弹的挂载和发射要求也较低,是很理想的反无人机武器。中国还没有关于制导航空火箭弹的报导,但这完全在中国的技术能力范围内。

  克莱托斯(上)、通用原子(中)、波音(下)和诺斯罗普都在研制可消耗无人机

  美国空军正在大力推进可消耗无人机,这是比中空长航时无人机更先进的新一代无人机,克莱托斯、通用原子、波音和诺斯罗普都在研制。这将是具有有限隐身、高度模块化、高度自主的无人作战飞机,可执行从对地攻击、空战格斗到电子侦察、电磁攻击到战场监视、通信中继等各种任务,要求裸机单价控制在200万美元一级,但配装任务模块后单价可达到2000万美元一级。美国空军认为,即使在这个价位,依然是可消耗的。也就是说,预期使用寿命只需要几次到十几次,但一次出动就损失了也依然是可接受的。

  美国空军还在研究用火箭助推起飞和拦阻网回收,使得可消耗无人机避开对跑道的依赖,增加部署的灵活性和靠前性。可消耗和低成本使得大量出动和冒险深入成为可能,极大增加对方的防空制空负担。

  这是全新的概念,尽管有很多问题,但还是需要重视。问题是,这不是F-16这样有人战斗机的低成本、无人化替代。由于成本控制要求,最大速度是亚音速的,机动性也只有中等水平。换句话说,如果用有人战斗机拦截的话,几乎什么战斗机都有把握取胜,但有人战斗机的训练、运作成本高,从军事经济层面来说成本效益低。

  但用中空长航时类似的思路,研发可消耗的空战无人机,就可以以毒攻毒,以数量对数量。由于空战战场比空地战场更加“纯净”,空战无人机也没有隐身要求,从跑道滑跑起飞可极大增加起飞重量,回收和再次出动也比火箭助推/拦阻网回收更加快捷。空战无人机的敌我识别和协调火力问题比空地单纯得多,技术上反而比空地无人机更容易实现。可消耗的空战无人机大有可为。

  世界上不大有一边倒虐杀的事情,有得必有失。“坦克是反坦克的最好手段”、“潜艇是反潜的最好手段”、“战斗机是防空的最好手段”……,这是因为只有同质平台才能在根本上避免被钻空子,否则在一些方面占上风时,永远有另一些要命的漏洞,而敌人也永远会避开你的占上风的方面,专挑你的漏洞打。这对无人机也一样,无人机才是反无人机的最好手段。